KK体育官方客服KK体育官方客服

KK集团官方APP
KK平台备用注册

京东市值暴跌,刘强东事件可背不了这么大的锅

注:本文首发自IT之家微信公众号《京东市值暴跌,刘强东事件可背不了这么大的锅》,欢迎大家关注IT之家微信公众号(ID:ithomenews)。

沉寂了不到一周之后,京东董事会主席刘强东再次迎来了一波强势关注,焦点依然是“黑天鹅”事件,依然是这一事件带来的股价暴跌。

今天,京东收跌7.47%,报24.51美元,总市值仅剩354.48亿美元,京东上一次出现这一市值还是在2016年11月份,那时,京东的盈利能力正经受着最强烈的质疑。

从8月31日以来,京东股价已经持续走低,从30.66美元跌至当前的24.51美元,京东的市值也损失了88.95亿美元,也就是差不多611亿元人民币。以这一市值来看,京东正在主动缩小与拼多多的差距,此前,拼多多的市值曾一度高达332亿美元,两者已几乎来到同一水平线。

此次“黑天鹅”时间的是是非非,自然会有法律公断,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,刘强东作为京东的绝对灵魂,应该为京东的市值损失承担责任,就像不久前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在直播中吸食大麻,引起了特斯拉10.21%的市值暴跌一样。

但如果将京东市值的观察期限放大一下,我们会发现,刘强东引发的波动似乎并不是那么不可饶恕。

在此次下跌7.47%之前,京东市值就已经进入了下跌通道。

如果算上此次下跌,实际上自今年1月创下50.68美元纪录最高价以来,京东股价已经暴跌了近50%。半年多时间,京东市值蒸发了约390亿美元。

也就是说,在整个暴跌的数据中,“黑天鹅”事件所占比重比较有限,京东的市值暴跌另有他因。

要解释这个原因,我们有必要先来看下京东在过去的二季度的表现。

年初,京东曾定下了全年净利润率1%至2%的目标。但事实却是,京东第二季度盈利情况显著恶化。京东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,净营收1223亿元,市场预估1229.1亿元;净亏损22.77亿元,去年同期为净亏损3.81亿元,同比上涨600%。

更要命的是,京东Q2的GMV增速仅为30.5%,而根据易观最新发布的《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2季度》数据显示,2018年二季度,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同比增长34.3%,京东增速远逊于市场大盘。

而且,这一现状也并非偶然,京东的GMV增速持续下滑已经持续了数个季度。上个季度其增速为30.4%。而据商务部数据,同期全国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35.4%。

如果时间再拉长一点,我们会看到,2010年、2011年京东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194%和146%,2012年回落到96%,2016年增速回落到50%以下,2017年跌破40%,2018年H1跌到32%。

面对这一成绩,资本率先做出反应。

6月22日,据格隆汇报道,和京东关系密切的高瓴资本在本季度大幅减持京东6亿美元,减持占比高达40%,同时加仓9亿美元给阿里巴巴。这一增一减,阿里巴巴成为了高瓴资本的第一大持仓股。

另外,诸如富达这样的二级市场大基金也在抛售京东股票;摩根士丹利把京东目标价下调了30%,市场一片看衰京东之声。

京东CFO黄宣德的回答是,今年是京东的投资年,将继续加大投资物流和新业务,净利润率将会面对不确定因素。

那黄宣德的话是否可信呢?

数据显示,京东集团当季用于技术研发的投入增加至27.81亿元人民币,较去年同期的15.46亿元大幅增长79.8%。

与此同时,京东在物流、仓储等方面依然维持着大幅度投入,这让其亏损巨大。据路透社分析得出结论,京东在建立规模效应方面,依然没有实现自己优势。路透社指出,京东物流的履约成本仍在增长,本季度达到82亿元的历史新高,履约成本占净营收的比重维持在6.7%的高位,这是造成物流亏损的直接原因。

如此一来,京东就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:一方面,国内电商市场已经近乎饱和状态,甚至马云都曾数次表示电商时代已经饱和已经达到顶峰期,并提出了新零售时代即将到来的看法。这一点在京东6.18购物节期间表现得尤为明显——今年“6.18”期间,京东累计下单金额为1592亿元,同比增长为33%,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为107%,2015年为84%,2016年为47%。

另一方面,在京东的发展步伐放缓的情况下,但自建物流的投入却没有停止的意思,甚至还越来越大,据京东2014年上市时的招股书信息,京东每年在物流上的投入都呈指数级增长,从2009年到2013年分别是1.44亿元、4.77亿元、15.15亿元、30.61亿元、41亿元,有消息称2015年京东物流快递账面亏损达94亿元。而且,京东还要在科技上努力追赶阿里、亚马逊等行业领先者,以保持其在服务上的优势。

但代价是,京东物流在提升了用户体验的同时,也拖累了财报,侵蚀了利润。

因此在2017年,“京东物流”正式独立,计划在继续为京东外商家提供物流支持的同时,降低京东集团成本压力。

但如此一来,京东物流又将面对另一个问题,向来不与三通一达竞争的物流有多少把握能在前辈们手中抢食?原来的京东自营的商品可以做到次日达,甚至当日达,但当用大数据调动社会资源的时候,京东物流是否还可以做到这一服务?

在投资者和消费者眼里,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,但京东在过去的一年里却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。

以此看来,今年以来的市值大跌也就理所当然了。

欢迎阅读本文章: 孟庆勇

KK平台备用登录

KK集团官方APP